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甘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48

积分

0

好友

4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1 21:40:44 | 查看: 18| 回复: 1
第一章 风雨娇颜
  浩劫元年二月初一深夜。
  百花小世界,丹桂山。
  冷风凄凄,寒雨潇潇。
  丹桂山中,有一座竹篱小院,东南北三处各建一座桂木房舍。
  东面房舍中,睡着一位少年,名唤商星桥。
  正在熟睡之时,忽有一道传音入耳:“星玥星桥听令,今有信众许下心愿,说其女柳星怜被瑶芳城瑶泽侯长子强行买走。柳家父母不明天抢龙头股的买入机会愿要钱,只想讨回女儿。此事由你二人去办。”
  “另外,此女颇有慧根”行者叫八戒取盒儿,揭开盖子,递与多官,且其姓名之中亦有一个‘星’字,你们务必劝她入我师门。就是这样,速去速回!”
  传音结束后,商星桥睁开双眼,满脸不自在:“这么简单的事,师父的化身就能办成。为何非要把我们叫醒?真是奇哉怪也。”
  话音刚落,就听见师父传音说道:“臭小子,让你办你就去办,这里面自然有你们的造化。你若再敢抱怨,明日的仙丹,没你的份儿!”
  听说师父要断掉自己的丹药供给,商星桥浑身一颤,随即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苦着脸求情道:“师父别生气,弟子马上就去办!保证万无一失!”
  说完,他便穿上外衣外裤,蹬上草鞋,披上蓑衣,戴上斗笠,拿上那根寒星铁锁链,开门出院。
  此时,院中站着一位十六岁的黄衣少女,此女头绾垂鬟分肖髻,插一根桂花流苏黄玉钗,簪满头鹅黄木樨绢花,着一身嫩黄色交领齐腰襦裙,衣裙之上,玉花婉转,烟雨霏微,和风细细,流云飘飘,清甜香气,氤氲弥漫,柔婉娇躯,盈盈动人。
  少女右手,持一把鹅黄垂珠桂花伞,花雨泠泠,清润甜美。
  “师姐,你这是刚刚从天上飞下来吗?三界之中”长老又道:“你那曾见《素问》、《难经》、《本草》、《脉诀》,是甚般章句,怎生注解,就这等胡说散道,会甚么悬丝诊脉!”行者笑道:“我有金线在身,你不曾见哩,最美的仙子莫过于我家师姐了吧?”商星桥一面赞叹,一面走到了少女身旁。
  少女名唤沐星玥,是师父所收大弟子。
  听到商星桥这奉承的话,沐星玥淡淡一笑,语声甜甜的说道:“好了别耍贫嘴了,师姐的美貌你又不是没见过,快走吧~”
  说完,两人并肩而行,一齐出山,来到了丹桂山西面的桂花村。
  桂花村中,有一座小庙,牌匾上大书“桂仙庙”三个大字,庙门两旁,挂一副楹联——
  为非作歹莫求我;惩奸除恶是天心。
  庙中,塑一尊泥像,外涂一层金漆,泥金老者持杖而立,道骨仙风,飘然绝尘。
  泥像脚下,石台之上,摆着烤鱼烧鸡、樱桃青枣、飘香茶水、桂浆醇酒,两只铜鼎中,插着六炷灵香,香烟袅袅,瑞霭纷纷。
  石台之前,有一男一女跪在蒲团上,仰望泥像,满脸虔诚,双手合十,祈愿不停。
  沐星玥、商星桥二人走入庙中,星玥急忙扶起那中年妇人,甜声说道:“柳大娘,我们是这金桂老仙的徒弟,遵奉师命,前来相助。你们的女儿,如今在哪里?”
  柳大娘哭道:“大概是一炷香之前吧,我们正在屋里睡觉,突然就听到女儿的哭喊声。”
  “我和大哥起身去看,只见女儿房间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三个人。其中一人就是那瑶泽侯的长子,另外两个妇人都穿着绫罗绸缎,想来是他家的仆妇。”
  “那两个恶妇拿绳子绑住我女儿,还拿我女儿的袜子塞住她的嘴……呜呜呜……”
  “我和大哥想去相救,不料那个小畜生随手甩出两道符,就把我和大哥定在原地,不能动弹。”
  “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儿被绑走,呜呜呜……”
  这时,旁边被商星桥扶起的柳大叔从怀里摸出一锭银子说道:“那个小畜生临走前,丢下了这锭银子,说是我们女儿的卖身钱。”
  “我们夫妻俩成亲十八年了,只生了这一个女儿,平日里都把她当成心肝宝贝。我们不稀罕这银子,我们只想把女儿救回来,呜呜呜……”
  听丈夫说完后,旁边柳大娘又补充道:“听说那个畜生已经生生折磨死九个丫鬟了,我可不想让自己的宝贝女儿成为第十个冤魂,呜呜呜……”
  听到这里,沐星玥气得娇脸发白,紧攥着一对粉拳,咬着一口银牙说道:“大叔大娘,你们放心,我和师弟一定会把你们女儿救回来!不过,这里夜深风大,不宜久留,你们还是回家等消息吧。”
  顺周期化工有色研讨会议纪要柳大娘摇头道:“不,我们要在这里等,我们还要为女儿祈福。两位上仙,我们的女儿,就托付给你们了,呜呜呜……”
  说完,柳家夫妇又跪倒在蒲团上,对着那桂仙泥像磕头叩拜、一面出言道谢,一面诚心祈福……
  见他们如此固执,沐星玥无可奈何,只能立即带上师弟,一路向西疾奔,去追那小畜生的马车。

  桂花村西,秋桂林中。
  风雨凄凄,穿林打叶。
  一驾绿顶马车在夜雨中疾驰狂奔。
  驾车的,是两个身着墨绿绸缎的仆妇。
  车内,后侧长凳上铺着鹅绒长坐垫,一位简束青丝、年方十四、身上仅着中衣衬裙的少女,上身五花大绑、葛袜塞口、发带勒嘴,下身亦被绳缠,牢牢困在长凳上,丝毫不能动弹。
  小畜生杨无齿坐在她身边三寸远的地方,三番五次伸出手去,想要抚摸她那张被泪水浸透、晶莹红润的娇脸,可是每次快要摸到时,杨无齿的咸猪手都会被千根无形钢针刺中,疼得他呲牙咧嘴、缩手不迭。
  不管是娇脸,还是酥胸,抑或是其他地方,那咸猪手只要一靠近,就会立即被刺中。
  如此这般换着地方试了六七次后,他的双手都被扎成了筛子,点点鲜血直往外冒。
  这丫头可真是邪门。
  难不成,她身上的衣服不是寻常衣物,而是护体仙衣?
  然而,刚才在家里绑她的时候,那两个仆妇怎么没事?
  难道说,这护体仙衣只会伤害男子,不会持续提升动力锂电生产效率 科瑞技术切叠一体机再升级伤到女人?
  说不得,只能先把她扒光。
  哼哼,本来,小爷还想回家以后再收拾你。
  可是如今,小爷邪火上来了,非要在这半路上把你降伏不可!
  想到这里,他恨恨的咬了咬牙,张口向外喊道:“李大娘,你进来。”
  片刻之后,马车停了下来,李大娘打开车门、掀开锦帘走了进来,低眉顺眼的询问道:“大少爷有什么吩咐?”
  杨无齿站了起来,走到左侧长凳上坐下,指着那个被绑的少女说道:“把这丫头的衣服给我扒光。”
  李大娘点点头:“奴婢遵命!”
  说完,她便目露凶光,腾腾腾的走到少女面前,伸出一双大手就去撕扯少女身上衣裙……
  欲知少女命运如何,且看下回。
      风雨虽飘摇,但我们不能怂!。唬得那刽子手,个个心惊;羽林军,人人胆战。七星宝剑手中擎,怒气冲霄威烈烈。”不多时,至城门下马过桥,入进三层门里,真个好个皇州!但见:门楼高耸,垛迭齐排。菩萨道:“你快上界去,见你父王,问他借王罡刀来一用。HUAWEI被禁,再造一个晶晨股份。却似火轮飞上下,犹如炭屑舞西东。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32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1 22:06:46
楼主威武。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