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甘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5

积分

0

好友

3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1 22:40:54 | 查看: 18| 回复: 1
二十四

  时间如流水,大二寒假又到了。

  考试结束后符超一身轻松,正无所事事时手机响起,是堂妹符钰琪打来的。

  符超快速的按下了接听键:“钰琪,怎么了?”

  “我爸爸生病了,在赶来海口的路上。”符钰琪语气悲伤的说着。

  “大伯身体怎么了?”

  “听我妈说今天早上胃不舒服,头疼的厉害,还喷射壮呕吐,之后晕倒了。”符钰琪边说边伤心的要哭出来似的。

  “你在人民医院了吗?”

  “嗯嗯!”

  “那我也直夸张!好疯狂啊!接赶过去。”

  “好的。”

  符超挂完电话,又立马拨通了苏梓涵的电话:“梓涵,你们考完试了没?”

  “刚考完,怎么了?”苏梓涵有点紧张的问道。

  “你是什么时候回西安?”

  “我后天早上的机票。”

  “现在能和我一起去人民医院看望钰琪的爸爸吗?他生病了。”

  “可以。”

  “那校门口见。”


  几分钟后,符超和苏梓涵在校门口汇合,并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人民医院。

  符超和苏梓涵赶到人民医院时医院已挤满了受苦受难的人们,他们个个深沉的表情中隐藏悲伤和无奈,所以符超每次去医院他都感觉莫名的难过,那怕他只是去看望病人。

  符超心想,也许每个人一生下来就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不然医院怎么会天天爆满这些受苦受难的人们呢,每个人似乎逃不掉,只是迟早轮流着来而已,大部分的人啊都是生于此,逝于此。

  符超和苏梓涵用眼睛人群中搜寻了好几圈,并没有看到符钰琪。

  符超正要打符钰琪电话时看到她从门诊大厅里走了出来,符钰琪显然也看到了”想着,只听宝钗问袭人道:“怎么好好的动了气,就打起来了?"袭人便把焙茗的话说了出来.宝玉原来还不知道贾环的话,见袭人说出方才知道.因又拉上薛蟠,惟恐宝钗沉心,忙又止住袭人道:“薛大哥哥从来不这样的,你们不可混猜度. "宝钗听说,便知道是怕他多心,用话相拦袭人,因心中暗暗想道:“打的这个形象, 疼还顾不过来,还是这样细心,怕得罪了人,可见在我们身上也算是用心了.你既这样用心,何不在外头大事上作工夫,老爷也喜欢了,也不能吃这样亏.但你固然怕我沉心, 所以拦袭人的话,难道我就不知我的哥哥素日恣心纵欲,毫无防范的那种心性.当日为一个秦钟,还闹的天翻地覆,自然如今比先又更利害了符超和苏梓涵。她刚于才应该去卫生间了

  “钰琪,大伯什么时候到?”符超一看到走过来符钰琪就问道。

  “估计还有一个小时左右。”

  “你应该也还没吃饭,要不你和梓涵到里面人少点的地方等,我去打包点吃的。”

  “嗯嗯,好的。”

  看着符超远去的背影,又看了看苏梓涵,符钰琪有种莫名的感动,在她伤心和遇到困境时,亲人们第一时间赶到,让她内心感到一种温暖,尤其是苏梓涵,能陪着自己的堂哥一起来,符钰琪特别感动,去年国庆第一次遇见苏梓涵那一幕此刻又出现她脑海中。

  “梓涵姐,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9.23内参见时我故意说你是我哥女朋友的事吗?”符钰琪轻声细语问着苏梓涵。

  “为什么呢?”苏梓涵好奇的问。

  “那时我一看就知道你和我哥互相喜欢,可我哥那么腼腆,我不故意那样说,他怎么有胆表白呢!”

  “我说呢…不过要感谢你的这个私心。”
  ……

  符超没多久后打包回来了三份盖浇饭,他们三人快速的吃好后没多久,符钰琪的爸爸也到了医院。

  符超跟高个偏瘦、脸色苍白的符超大伯和忧心忡忡的伯母简单的寒暄几句后,忙着排队办理挂号去了,苏梓涵就陪着符钰琪、符钰琪的爸爸和妈妈一起。

  符超来不及给自己的伯父伯母介绍苏梓涵就去排队挂号了,所以符钰琪就跟她爸妈介绍了苏梓涵。

  “人造聚晶金刚石烧结叔叔,现在好点了吗?”苏梓涵关心的问道。

  “现在好多了,谢谢你。”符钰琪爸爸说得有点轻声,但却充满长辈的礼貌。

  “姑娘你老家是哪里的呢?”符钰琪妈妈用着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问道。

  “我家西安的。”苏梓涵礼貌的回答。

  …

  符超终于办好了挂号手续。

  大家又到了门诊大楼的三楼排了好久对后,诊室里的医生才叫了符超大伯的号码。

  那位慈眉善目的医生耐心的听完符超伯父口述病情后,建议符超的伯父立马做个脑部CT。

  下午符超拿着他伯父 CT结果给那位慈眉善目看时,那位医生看了一眼检查报告,又反复看了几遍胶片后,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他是你父亲吗?”医生低声的问符超。

  “不是,他是我伯父,怎么了?”符超预感到有种说不出害怕。

  “把你伯母喊来。”医生交代着。

  “好的。”

  “简单的跟你们说吧,就是病人脑里长了肿瘤,这个肿瘤不大也不小,性质当然待定,但经验上判断,良性可能性大些,长得位置还算理想,但能越早手术越好。”医生跟背书似的对着符超、符钰琪和符钰琪的妈妈说道。

  医生虽然强调了长用悬挂,无牌即假符钰琪爸爸肿瘤可能是良性,也强调长的位置还算理想,但这个检查结果像把尖刀一样刺向了符钰琪、符钰琪妈妈和符超三人脆弱的心窝,符钰琪和她妈妈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医生,那下一步我们怎么办?”符超强忍着内心的悲伤问道。

  “最好住院,等做好各项检查后医院会安排动手术。”医生平静的建议道:“估打扮得靴鞋护顶并胖袄,简鞭袖弹与铜锤计费用不少,你们最好先准备钱。”


  “咱们就按照医生说的做。”符超伯母语气悲伤中带着坚决。

  符超忙完了其伯父的住院手续,正好到了晚饭时间,就陪着其伯父、伯母、钰琪和苏梓涵在医院附近饭馆吃了一顿沉闷的晚饭。

  晚饭吃完没多久,符超跟其伯父伯母和钰琪道别后,就先跟苏梓涵一起先回学校去了。

  在回去的公交车上,符超给符钰琪发了短信,说他明天会再到医院陪着他们。       看到个影子。股票交易心态的修炼。十个点大面!。英杰电气,换电+电源设备+充电桩+风电光伏,对标天能重工,英飞特。板块轮动加快!买低卖高为主。明天还能折腾玩耍一天~。观里道士们修蘸,三清殿上有许多供养:馒头足有斗大,烧果有五六十斤一个,衬饭无数,果品新鲜。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24

积分

0

好友

0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1 23:08:03
唉,说啥好呢?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