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甘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31

积分

0

好友

3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8 14:40:47 | 查看: 12| 回复: 1
  第一章 传言

  这是一个虚构的故事,但是这个故事却又十分真实。

  三月的龙城,正值惊蛰时节,今年的天气十分反常,一会暖入夏,一会冷如冬。

  今天是一个阴天,冷风飕飕。

  “刚换下来的棉袄,又得穿了,这天气真怪。”小斌看着今天的天气,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

  小斌今年35岁,单身,在一家政府部门工作。

  “哇!时间快到了,赶紧出发,要不然就迟到了。”小斌看了一眼手机,心里不觉一紧,赶紧跑下楼,骑上电动车出发上班。

  正值早高峰,路上人多车多,好在单位离家不远,一会就到了单位,还好没有迟到。

  小斌一进办公室,就感觉今天的气氛与往常不同,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小斌!小斌!你听说了吗?据说单位打算裁人了,你听说了吗?”小燕看到小斌来了,于是就问道。

  “没有啊?”小斌听后茫然地摇摇头。接着又问小燕: “你听谁说的啊?”

  “是王昆说的,他不是和领导走的近嘛,我们都是人才派遣的,单位要裁员,不就是裁我们这些人吗?那些旱涝保收的人,永远不用担心这种事!”小燕似乎越说越激动,她说完后脸好像都气红了。

  “是呀,咱这个单位一有事就总拿我们开刀,前几年,小邹不就被单位开了嘛。其实他那点事又到了逆市寻妖股时候了,如果是那些旱涝保收的正式工,顶多批评一下而已,这就是差距啊!”小斌无奈地说。

  “大家都是干的一样的工作,那些人却比咱拿的多几倍,大家都是人,为啥要分个三六九等,同样是犯错误,他们可以高枕无忧,咱却要提心吊胆,公平在哪?”小楼听到小斌与小燕谈话,也凑过来说。

  “是啊,《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法规都规定了人才派遣人员应该从事的是临时性工作,还有同工同酬的原则,可我们这些人干的是长期化的工作,工资差人家几倍。人家农民工还可以去上访,我们的苦,到哪说啊?缠中说禅文化漫谈——我是谁,我从哪里来”小斌听后激动的说。

  小斌话音未落。

  “领导通知马上开会,大家赶快到会议室。”门外,小雅急匆匆地说。

  这一句话,如同一盆冷水一般浇灭了刚才那次讨论的热度,办公室瞬间陷入了平静。然而在每一个人的心里都不会平静。

  五分钟后,单位会议室。

  “这一次会议的主要内容是对目前的工作分工进行调整。”马主任在会上说。

  往常领导讨论这个问题,大家势必会有一番唇枪舌剑般的争论,然而今天却很平静,工作分配也十分顺利。大家就像度过一场大劫一样感到某种莫名地庆幸。

  这是庆幸吗?准确地说,这是一把悬在空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说不定哪天就掉在小斌他们的头上。也许这就是他们的悲哀!

  第二章 忐忑
  会议结束后,大家回到了办公室,继续工作。
  在一阵子平静过后,平时不说话的小金打开了话匣子。
  “今天的会,领导没提裁员的事,这很意外啊!”
  “也许上级对裁员的事,还没有定吧。”小楼说。
  “这还不明显嘛,我们这很多事都是先有传言的吗?我看这个事是迟早的。上次那个退钱的事,不就是这样吗?”王昆接着话茬说。
  “说到那个退钱的事,也真的很可气的,明明是领导们的错误,偏偏要我们这些人去埋单,别的单位都是扣领导们的钱,我们这呢!居然连我们这些可怜人都不放过,领导们的担当何在?”小燕听后说。
  “说到底啊,都是这个编制问题闹的,一个单位的人搞个三五九等,嗨!”小斌说完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能考走,就考走,考不走的........。”小柔说的一半,说不下去了。
  整个办公室陷入了一片死寂。大家都说不出话。就这样一整天过去了,大家也没再多说一句话。
  回到家,小斌一个人,孤零零地在空空的房子里,似乎陷入了沉思。
  “我现在已经35了,爱情不开花,事业陷停滞,要是被裁了,我该怎么办呢?”
  “通过考试改变命运,我也考了好几年了,现在考试越来越难,35岁过了就不能考了。”
  “离职创业,又没有资本,现在还扛着房贷,离职风险太大了。”
  “今后的路,我该怎么走呢?”
  想着想着,小斌还是打开了书本,继续复习功课,准备考试。可是今天的复习效果实在不佳,几乎什么内容他也没记住。他无奈地只能洗洗陷睡了。
  然而,这一夜的他依旧难以入眠..........。
  在一夜的辗转反侧中,白天发生的事,心里想的问题,就像电影一般在脑中展现,直到天明。

  第二天,小斌因为没休息好,稍微有点晚到了。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今天很多人来找他办事,忙碌的工作,让他暂时忘却了前一天的烦恼。今天的时间过的很快,马上就到下班的时候了。
  一天的忙碌加上昨晚的失眠,小斌有些累了,正准备下班回家。
  “小斌啊,今天听到什么消息吗”小燕问小斌说。
  “今天我很忙,也没听到什么消息啊!”小斌诧异地说道祖观音同玉帝,南天门上看降妖
  “难道你听到什么了吗?”小斌反问道。
  “我也没听到什么,只是那个传言,让我们大家都心神不宁啊!”
  “嗨!”小斌听了,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话。
  回到家里,小斌又是一夜难眠,相信其他有类似情况的同事,面对这种情况,都会有种等待判决的感觉。
  就在这种感觉中,小斌纠结地过了半个月。


  第三章 五味杂陈

  早上,单位的食堂,小斌在吃早饭。
  “小斌。”听到有人对自己打招呼,他转过头来,原来是小李。小李是别的部门的工作人员,和小斌一样,也是人才派遣人员。
  “你也来牛突然地来又匆匆地走了——回到省广集团、天龙集团、凯撒文化的列车上食堂吃饭啊。你以前不怎么来这吃啊。”小斌说。
  “今天爸妈不在,没人给我做早饭,我又不喜欢在外面吃,只能到食堂吃了。”小李答道。
  “怎么样?这里的饭,吃的惯吗?”小斌说。
  “还行吧。”小李说。
  “你看了省考的岗位吗?”小李接着说。
  “看了啊,感觉比去年难啊!”小斌说。
  “你觉得怎么样,有中意的岗位吗?”小斌接着问。
  “虽然有几个岗位,我可以去试试,可是确实很难啊,去年我的一个朋友笔试过了145分,都进不了面试,我又没怎么学习,好难啊!”小李无奈地摊了摊手说。
  小斌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时间不早了,赶紧吃吧,免得迟到。”小斌说。
  一刻钟后,单位办公室。
  “小斌,你来了,帮我看看这个回复怎么写。”方姐看到小斌来了连忙说。
  小斌接过了方姐手中的报告,看了一会说。
  “这个放在我这吧,我来回,一会儿给你。”小斌笑着对方姐说。
  方姐是单位的老职工,她是事业编制人员,但是平时也比较照顾年轻人。所以大家对她都比较友好,她有困难,同事也愿意帮助她。
  小斌这人比较随和,也乐于助人,一般情况下,他也很愿意帮忙。不一会儿,方姐要的回复,他就完成了。
  “小斌啊,不错啊,这么快就搞好了,谢谢啊!”方姐笑着对小斌说。
  “哎,小斌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没找对象呢?”方姐问。
  “没遇到啊!”小斌似乎有点尴尬了,但又不知道怎么说,只能这么说。
  “你家没给你相亲吗?”方姐又问。
  “见了几个,不合适啊!”小斌摇摇头说。
  “我还有事,先过去了。”说完小斌连忙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结束了这次尴尬的谈话。
  回到座位的小斌,思绪却还在刚才的谈话中。
  “我是真的不想找对象吗?”
  “现在的女孩不是拜金就是颜控,我没钱又不帅,哪个女的会看上我。”
  “之前谈的那几个,都无疾而终。”
  “铃!铃!铃!”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小斌连忙接电话。
  “你好!有什么可以帮您。”小斌说。
  “你好!我要投诉。”投诉人说。
  “您有什么问题需要投诉?”小斌问。
  “我住在千峰小区,我家地下车库有人停充电汽车,我觉得这不安全,我要求政府把这家人的车子移出去。”投诉人说。
  “这样啊,电动汽车的问题,国家有规定,只要安全性能达标,物业就必须允许其在小区停放的。”小斌答道。
  “这个充电车爆炸的事情很多,你凭什么说电动汽车是安全的?”投诉人略带激动地说。
  “按照规定,只要业主拿车辆质量证明到物业签承诺书,就可以在小区停放的。”小斌耐心地回答。
  “你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谁能保障我的安全?”投诉人,激动地说。
  “如果你真的担心消防问题,可以联系消防部门进行检测。”小斌说。
  “如果,你不方便,我们也可以帮忙联系消防部门来检测,你看行吗?”
  小斌接着说。
  “这个可以啊。”投诉人激动的情绪似乎有点平复。
  “请告知一下您的姓名和家庭住址,联系方式。”小斌说。
  “这房子是我女儿的,我不方便说。”投诉人说。
  “那我就不太好帮您了。”小斌说。
  “算了我自己去找消防部门,冒昧地问一句,你是正式的吗?”投诉人说。
  听到投诉人这一问,小斌感到一阵不快,一时语塞。过了二三秒后。
  “您还有问题吗?”小斌说。
  话音未落,对方挂断了电话。
  “我是不是正式的跟你有关吗。”小斌自言自语地说,双手握紧了拳头,眼中充满了愤恨。
  又是一天的忙碌,快到下班的时间。
  电脑上的微信提醒出现了马主任的对话框。
  “小斌,我这里有个材料,你今天加个班,赶紧弄一下。”马主任说。
  “好的。”小斌说。
  收到马主任发来的材料,打开一看,是马主任明天会议的发言稿。其实对于发言稿一般都是王昆来写,小斌在单位没有写过。只是今天王昆临时请假先走了,马主任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只好让小斌上了,这对小斌其实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挑战平潭发展半年报看点
  好在小斌本身文字功底不错,在参考范文和之前的发言稿并结合会议要求后,完成了初稿,在和马主任沟通修改后,顺利完成了撰写发言稿的工作。高买低卖之闲聊
  抬头一看时间,已经晚上10点了。
  回家的路上,行人不多,天上繁星点点,路边灯火阑珊,可是小斌却无心欣赏街边的美景。今天的经历让他感到五味杂陈,有焦虑、有尴尬、有愤怒、还有无奈,也许还有那一丝丝希望。也这希望就像夜空中的星星一样看得见,摸不着。       ”三藏道:“那方无火?”八戒道:“东方南方北方俱无火。艾德金业讯:农夫山泉点燃8月打新情绪,9月或迎诸多重磅新股。”太子怒道:“你上来!我问你个真名字,好送法司定罪!”行者道:“我是那长老的大徒弟,名唤悟空孙行者,因与我师父上西天取经,昨宵到此觅宿。国庆期间重磅消息解读!。财联社:中国首个突破性疗法治疗癌症发布。高低切换的核心。”凤姐听了,心中一想:若必定着张华带回二姐去,未免贾琏回来再花几个钱包占住,不怕张华不依。还是二姐不去,自己相伴着还妥当,且再作道理。只是张华此去不知何往,他倘或再将此事告诉了别人,或日后再寻出这由头来翻案,岂不是自己害了自己。原先不该如此将刀靶付与外人去的。因此悔之不迭,复又想了一条主意出来,悄命旺儿遣人寻着了他,或说他作贼,和他打官司将他治死,或暗中使人算计,务将张华治死,方剪草除根,保住自己的名誉。旺儿领命出来,回家细想:人已走了完事,何必如此大作,人命关天,非同儿戏,我且哄过他去,再作道理。因此在外躲了几日,回来告诉凤姐,只说张华是有了几两银子在身上,逃去第三日在京口地界五更天已被截路人打闷棍打死了。他老子唬死在店房,在那里验尸掩埋。凤姐听了不信,说:“你要扯谎,我再使人打听出来敲你的牙!"自此方丢过不究。凤姐和尤二姐和美非常,更比亲姊亲妹还胜十倍。  那贾琏一日事毕回来,先到了新房中,已竟悄悄的封锁,只有一个看房子的老头儿。贾琏问他原故,老头子细说原委,贾琏只在镫中跌足。少不得来见贾赦与邢夫人,将所完之事回明。贾赦十分欢喜,说他中用,赏了他一百两银子,又将房中一个十七岁的丫鬟名唤秋桐者,赏他为妾。贾琏叩头领去,喜之不尽。见了贾母和家中人,回来见凤姐,未免脸上有些愧色。谁知凤姐儿他反不似往日容颜,同尤二姐一同出迎,叙了寒温。贾琏将秋桐之事说了,未免脸上有些得意之色,骄矜之容。凤姐听了,忙命两个媳妇坐车在那边接了来。心中一刺未除,又平空添了一刺,说不得且吞声忍气,将好颜面换出来遮掩。一面又命摆酒接风,一面带了秋桐来见贾母与王夫人等。贾琏心中也暗暗的纳罕。  那日已是腊月十二日,贾珍起身,先拜了宗祠,然后过来辞拜贾母等人。和族中人直送到洒泪亭方回,独贾琏贾蓉二人送出三日三夜方回。一路上贾珍命他好生收心治家等语,二人口内答应,也说些大礼套话,不必烦叙。  且说凤姐在家,外面待尤二姐自不必说得,只是心中又怀别意。无人处只和尤二姐说:“妹妹的声名很不好听,连老太太,太太们都知道了,说妹妹在家做女孩儿就不干净,又和姐夫有些首尾,`没人要的了你拣了来,还不休了再寻好的。'我听见这话,气得倒仰,查是谁说的,又查不出来。这日久天长,这些个奴才们跟前,怎么说嘴。我反弄了个鱼头来拆。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40

积分

0

好友

2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8 15:10:17
无语了。。。。。。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