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甘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Rank: 1

发表于 2021-3-12 19:01:14 | 查看: 13| 回复: 1
本作品改编自我的亲身经历,旨在分享在这个纷乱复杂的人世中如何自我救赎、自我解脱和自我成就。
  本书涵盖的内容比较丰富——校园,人性,情感,哲学,哲理,家庭,孤独,励志,信仰,自由。
  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该怎么活?在写这本书之前这一直都是最令我困惑的三个问题,我想阅读本作品的您或许也有着相同的困惑。如今我找到了答案,即便我的答案并不是真理,即便我的答案并不算高明,但我的的确确是不在对人世感到迷茫惆怅,我从一个消极、抑郁、自闭的人陡然变得豁然开朗,所以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把它分享出来,希望阅读本作品的您可以从中得到些许启发、获得些许慰藉。

  第一章

  梦里回声梦外痴,梦外痴人梦里织。
  梦里梦外皆是梦,只看悲喜谁来持。

  这是江水水最开心与最忧虑的一天,开心的是他今天终于拥有了一双他梦寐以求的球鞋——江母早就对他许下承诺,如果能以一个好的成绩考上中学,就给他买一双球鞋,既当做奖励,也当做勉励。江母兑现了承诺,看着水水在镜子前乐不可支的模样,不由地产生了两种不同的思绪——一方面是对水水的欣慰,欣慰他还算努力和听话;另一方面是对水水的亏欠,亏欠他没能给他一个好的童年和一个好的家庭环境。
  江父与江母在三年前协议离婚,离婚那年水水11岁,在上小学四年级,水水有个姐姐叫江淼淼,那一年她17岁,在上高中。法院将淼淼判给了江父,将水水判给了江母,两人唯一的房产则由水水与江母暂住,直到水水成年(房子是水水爷爷的名字)。协议离婚那天水水并没有大哭大闹、大吃一惊,反而是古井不波、满不在乎,因为他认为这是一家人最好的结局,相比较以前那个虽然一家团聚,但却时刻充满暴力、无奈和绝望的家庭,现在的结局的确算是最好的。追本溯源,两人在当初组建家庭时就已经预示了多年后的悲剧散场。
  在江父与江母那个年代,娶妻生子、组建家庭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江母的哥哥是村子里有名的大龄单身汉,三十出头却还是没有合适的对象可以结婚,后来听说在相距百里之外的小孟村有一户人家愿意换亲——那家人有两个孩子,年龄大些的是女孩,年龄小些的是男孩,也就是水水的父亲。后经两户人家协商,最后同意了换亲这桩事,就这样,江母的哥哥娶了江父的姐姐,江母嫁给了江父。喜剧,悲剧,全看运气,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结局也是可想而知的。
  虽然离婚之后水水与江母的日子很拮据、很辛苦,但是两人却很默契地没有任何怨言。江母因为学历和学识的限制,所以只能靠打一些零工来赚取生活费,别说到换季的时节没有买过新衣服,就连平时的饮食也都是一向清淡,一年当中有360天都是与素食为伴,即便是这样,却仍有人雪上加霜——按照当时的离婚协议,江父要在水水年满十八周岁之前向”老高道:“长老,虽是不伤风化,但名声不甚好听水水提供抚养费,刚开始的几个月还好,江父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每个月都提供了抚养费,可没过多久江父就开始各种推脱赖账不交抚养费,不管江母如何对付他,江父都是一副我不给爱谁谁的流氓态度。这样绝望到令人窒息的一幕江母并不感到陌生,也许命运就是要逼着她做一辈子的女强人,没有离婚之前时常被暴力相待,她不止一次有过轻生的念头,现在即便是再怎么差也总归是比以前要好得多。沉思片刻后,江母笑着对水水说:“明天就要上中学了,我做了你最喜欢吃的土豆丝和红烧鸡块,吃完早点睡觉,明天去学校多多认识新同学,好好和他们相处,好好学习,不要辜负了我对你的期望。”
  少时的快乐总是那么简单——穿上一双球鞋,吃上一顿久而不食的饭菜,就能让他乐不可支。可快乐总是短暂的,水水的快乐很快就在这”那妇人不一时走上路来,迎着行者顿大餐明天还有好买点吗?后被叫停了,他开始忧虑,忧虑的是明天的新校园和新环境——他早就听说中学的校园里总有高年级的同学恃强凌弱,学校的校风也不是很好,有的老师太过于严厉,教育方式太过于简单粗暴,经常会有辱骂、体罚,甚至是殴打学生的行为。
  这一深思,不由地让时间加快了流逝,再一看时间已是凌晨1:00,水水顿感如芒在背—得赶紧让自己睡下来了发现一个必赚炒股法,不然明天早晨起不来,老妈肯定又会发脾气,相比于明天画问号的新校园,眼前还是别惹老妈生气更为重要。江母对水水严厉是从她与江父离婚那天开始的,其中最严厉的一次当属两年前那个夏天所发生的事。
  那年夏天干旱,不仅河水几近干涸,就连庄稼也都是死的死、蔫的蔫,到了这朝种暮获的节骨眼上,人们再也不能这样继续坐以待毙下去,村里的长者按照之前的经验和传统发动着村里的所有人,霎时间村里的年老之人、青壮之人、病弱之人,还有包括水水在内的少幼之人全都被召集了起来,他们要举行一场空前盛大的求雨仪式。
  求雨这天江母严格要求着水水——必须寸步不离。水水听说村里的人都参加了这场盛大的仪式,既然是都参加,那自然也就少不了他的死党——高远。想着能有小伙伴一起“无聊”,水水也就不再抵触江母的严格和无聊的求雨仪式了。
  仪式开始后,水水戴着柳条编制成的“帽子”随同江母跟着浩浩荡荡的队伍,队伍中有人敲着锣鼓,有人一手提着装着清水的水桶、另一手拿着细长的柳枝,众人很有节奏地将柳枝浸没在水桶之中,然后抽出挥动,水水自然也是没闲着,趁着江母没有余力关注他的功夫环视起了队伍,很快他便看见了高远,与此同时,高远也看见了水水。
  “妈!妈!妈!”高远一连喊了三声,唯恐心思不能昭之于众。
  “咋了,你个怂孩子。”高母没好气地说。
  “我肚子疼,我想上厕所。”高远做张做势地说。
  高母虽然很无奈,但她还是很宠爱高远的,于是她和蔼可亲地对高远说:“回家上厕所,然后在家里待着不要乱政策助力行情逼空,个股争奇斗艳!跑,我一会儿就回去。”
  高母的话音刚落,高远抬腿就跑,生怕高母反悔,高母见状竟有些哭笑不得。
  相比于高远的鬼点子和高母的好说话,水水应对江母的策略就要显得更高明一些才能见效,思忖片刻后唯有一个办法可行——不声不响地溜之大吉。水水很会见机行事——观察江母许久后未见江母关注自己,只是全神贯注地投入在求雨仪式之中,此时良机已现、时不待我,提起勇气到了嗓子眼,慢慢地收敛步伐,只有一双小眼睛在凝重的脸上“上蹿下跳”,未见异常,看来成功在即。
  高远在大槐树下早已是久候多时,水水与他会面后,两人便快速地向河套奔去。此时等待他们的是鱼、水之乐,之后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一顿皮开肉绽的柳树条子。
      待我取便偷了,降了这妖怪,那时节,好带你回去,重谐鸾凤,共享安宁也。大道至简别让炒股成为你全部的生活。高开假摔,决战下周一。纵横股市必备因素。沪指跳空高开,板块活跃普涨,市场情绪还算稳定。持币过节+九月总结。”维时贾赦,贾政,贾琏,贾珍,贾蓉,贾蔷,贾芝,贾兰俱在,惟宝玉假说有病,在贾母那边打闹,贾环本来不大见人的,所以就将现在几人看住。赵堂官即叫他的家人:“传齐司员,带同番役,分头按房抄查登帐。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47

积分

0

好友

3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12 19:26:45
顶起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