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甘谷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28

积分

0

好友

2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21-3-31 11:09:03 | 查看: 8| 回复: 1
  大家好,今天说一个悲伤的故事,是我自己真实的故事。
  我78年出生,今年43岁了,我哥王志东73年出生,今年48岁了。
  我出生在一个复杂的家庭,小时候第一印象里的事情是,我奶奶老教唆我们四个兄弟姐妹拿扫把打母亲,那时候我很小,还真去打了,母亲每次都不生气,只是抱住头,笑眯眯的看着我。
  最恶心的事是,很长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奶奶都是拿发霉长毛的饭菜,叫我们四个送去给母亲吃。
  说道这,眼泪又不争气的流下来了。
  长大后,才知道母亲是个精神病患者。
  母亲即使是个病人也有恨的吧,就伤了奶奶几次,每一次,我们都狠狠打了母亲,父亲也打了。
  懂事后,根据兄弟姐妹的悄悄话,根据自己所看到的,可以断定的是,年轻的父亲喝酒玩女人回家打老婆,奶奶虐待母亲,导致母亲得了精神病。
  奶奶却对我们四个很好,很宠爱,导致我很大了,虽然是男人,又是出生在贫穷的家庭,却有点娇气。
  但也因为这样扭曲的家庭坏境,导致我性格很懦弱,老实,听话,也孝顺,不过如今想来,那是愚孝。
  活到43岁了,家里人,从来没教导我们一句为人处世,奶奶只知道天天叫我们别出去玩,别交朋友,因为这样的家和经历,我有自闭症。从小,见到陌生人就怕,也不懂得如何与人说话,相处更别说了。姐哥他们也是如此。
  高中毕业后,我找了份工作,是分传单的,很辛苦,也被亲戚鄙视过,却工作得很开心,因为终于自己能赚钱,可以买自己喜欢的东西了,更可以买吃的偷偷送母亲吃了。
  对不起,又落泪了,泣不成声。
  我哥王志东,全家人特别的偏爱,初中毕业后,父亲找关系让他去当兵,当兵的时候还入了党是一个党员,退伍后,父亲又找关系让他去厦门同安农村信用社上班,那几年,全家人天天操心王志东的婚事,父亲还给王志东钱付了买房子的首付。
  我一次也没嫉妒过。
  如果日子一直这样下去我这辈子,也知足了。
  但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
  我父亲刚开始,吃饭老呕吐,家人都以为他胃出了问题,结果去医院住院后做全身检查,发现是尿毒症。这次住院我请假去照顾的。
  一家子更乱了。后来,去市区住院做血液透析,刚开始几天是堂哥去照顾的。后来奶奶叫我辞职去照顾,我二话不说就去了。刚开始,我哥我姐周末去照顾两天,换我回家洗澡。
  也就是说,一个月,我哥才去照顾个2,3天的。
  照顾了几个月,说真的,很辛苦,我一个刚出社会的,而且又有自闭症。不懂得和医生交流,我爸爸却每次身体怎么了,就叫我去麻烦医生,印象特别深,有次去找医生说我爸爸喉咙疼有没什么药能吃下(之前已经我爸爸叫我去跟医生说两次了),结果我吞吞吐吐的说了,声音还很小,那医生身边的护士,我还没说完,她当场笑了,我一下很尴尬。还有次,有个礼拜我哥我姐没来,我照顾了一个多礼拜没回家洗澡,身体非常脏,都有味道了,头发跟稻草似的,我爸爸说要吃什么,我去超市买,结果被那店主当成偷东西的了,那眼神,我到至今过去20多年了,还记忆尤深。这样类似的事情太多太多,多得我都麻木了。那时候年级小,肯定很敏感了。
  我爸爸还没去手术换肾前,我哥还周末有来,刚开始,我也没什么想法,觉得他有来就不错了。可当我爸爸准备手术,换病房,那天他大便啦裤子和椅子上了,我在原来那病房洗,原来同一个病房(当时加我爸爸那病房三个病人)的病人和病人家属,全看着我,有个心直口快的,对我说了句:你和你哥哥真不一样。
  我当时,很错愕,就问了句,不是一样的吗,有什么不一样。那人说:你哥哥每回来都不照顾病人,白天都自己跑出去和那个当兵的玩扑克,有次你爸爸去大便,没厕所纸,喊半天都没人拿,是我拿的。还有次,半夜你爸爸上厕所,又是没厕所纸,你哥哥就在旁边睡觉,你爸爸叫了半天,你哥哥醒了,看了下不理会又继续睡觉。
  我听了,还不信,就问病房里几个人,他们全跟我点头。
  我过后,也没表现出什么,更没对亲人说什么。
  有件事情,那么多年,我也模糊了,记得是国庆吧,厦门市区公园里要放烟花,那天晚上正好轮到我哥来照顾,我就决定和哥先去看了烟花在回家,然后一起去了,看了会烟花,我哥和朋友去玩了,去打保龄球,我对那个没兴趣,而且那些朋友我也不认识,我就说我要回家了。离开前,一直吩咐他,说了好几次,说明天6点就要去食堂买稀饭给我父亲吃,然后进病房要换消毒的鞋子什么的,说了很多,说的他朋友都盯着我看,我可不管。
  结果呢,那天晚上实在太晚,又是国庆,人好多,没有回去的车了。出租车太贵,我又舍不得坐,就回医院了”沙僧道:“怎么认得?”行者道:“大凡蒸东西,都从上边起,结果第二天,我哥到快9点了才姗姗来迟,我要是回家了,我爸的早饭呢?
  我爸爸是个脾气很臭的人,那些年,我照顾他,还得不到欣赏,他有脾气就冲我和我姐发,有次,和医生请假回家了,他又发脾气,我很伤心,就跑出去了,是深夜,那天晚上,我看着家附近的小溪,真的很想跳下去,走来走去的,自己一个人跑亭子坐了,我出家门后,过了几个小时,我姐姐和婶子才在亭子里找到我,叫我回家。只说了句,要体谅病人。
  有次,我爸爸还莫名其妙的对我说,别让你哥来照顾了,你天天来吧。当时我傻了,我就问,不是一样是儿子吗,我来怎么样,我哥也怎么样,你对我怎么说怎么发脾气,你也这么对他啊。我爸就不说话了。
  手术后,没几天,我哥又去了,我回家,结果,我哥很快回家了,那天,奶奶在,姐也在,哥当我们三个人的面,很嚣张的说,他不去照顾病人了,让我爸死在医院里吧。我奶奶,我姐没说一句话,只是转身对我说,你快去医院照顾你爸。
  现在想起来,真是气,王志东一个月才去照顾2,3天都受不了,那我辞职一个月照顾父亲20多天,我怎么办?
  从此,那几年,我哥没在去过一次,很伤心的是,家人,亲人,没人说他一句什么。过了20年,我才知道,我哥没去医院后,那几年的时间在做什么,在泡妞,在教女朋友开车,在到处玩。活得真潇洒,而我呢,同样是儿子,却在医院里要死要活,没一点自尊,没一点亲情。
  手术后,换科室病房,很长时间,那护士长不让我们这些病人家属晚上在病房睡觉,叫我们去附近的宾馆睡觉,可当时,父亲手术花那么多钱,家人怎么可能舍得在花这个钱呢。那些日子里,很长时间,我都是晚上,就坐椅子上,趴在桌子上睡觉。而我哥呢,他在潇洒。
  有一阵是这样,到周末,我姐去照顾下,我回家洗澡换衣服。亲戚全说奶奶疼我,那段时间却,每天凌晨快4点还没四点叫我起床,说要去照顾我爸,我就起床,吃下简单的饭,去搭车,到医院也快6点了吧,偶尔还带家里的饭,然后一直照顾到我爸晚饭吃了。又回家,回到家,通常都晚上8,9点了,吃了晚饭,洗澡,毕竟照顾病人神经很紧张,所以洗澡完,我想看会电视,我奶奶就在那说,别看了,快去睡觉,明天还要照顾我爸呢,有时候,我12点睡觉,第二天照常快4点起床。在医院是别想午睡的。而我哥呢,他在潇洒。
  我还是个会晕车的,当时天天坐车,时常吐,但我从没抱怨过什么,那些年,吃了那些苦,我没抱怨过。活到高中毕业,在家,奶奶一直很溺爱的,所以虽然是穷人命,却娇生惯养。那几年,因为家本来就穷,父亲还得尿毒症,所以我尽量节省,坐车舍不得做直达贵的,行者见了喝道:“你不回话,却蹲在那里怎的?”八戒道:“唬出屎来了!如今也不消说,赶早儿各自顾命去罢!”行者道:“这个呆根!我问信偏不惊恐,你去问就这等慌张失智!”长老道:“端的何如?”八戒道:“这老儿说:此山叫做八百里狮驼山,中间有座狮驼洞,洞里有三个老妖,有四万八千小妖,专在那里吃人吃饭连一块钱也节省。
  那年,遇到大台风,从厦门登陆,很多大树被吹到,厦门大桥都不通车,那天正好我姐去照顾,第二天,车子不通,突然家里来电话,我去接,我刚问了句,谁?对面发来很凶恶很气愤的话语,说:你家儿子全死光了吗,让女儿去照顾病人。然后狠狠的挂断电话。我当时知道了,是我姐夫。
  因为长时间没工作照顾父亲,家人从不跟旁人说王志东不孝全靠我一个人照顾父亲,也从不替我辩解说我没去工作是因为照顾父亲,所以邻居,亲戚,朋友,认识的人,全背后说我说得很难听,说我懒不去工作什么什么之类的,有的性格比较直的,偶尔见了面,直接给我脸色看,鄙视我。
  照顾父亲用尽了我全部的青春,家人却连一句好话都舍不得给我,连个好名声都没有。
  直到现在过去20多年了,很多亲戚邻居同学,也不清楚这些事情。
  最欣慰的是,每次我去医院,那些医生见到我,都会说,孝子又来了。
  那几年,我一直很悲观,想自杀,每回回家下公交车,路过桥,我总想着,要不要跳下去。
  手术后,医生一直跟我们说,你们医院账号里没钱了,存点进去。要不然要停药了,我和我姐赶紧存了几万进去。结果我爸爸知道了,那天我没在,骂了我姐好久,甚至连身边的病人和病人家属都看不下去,有个安慰了我姐一下午。
  印象有些模糊了,毕竟过去20多年,不过只从我说的这几件事情,可见一斑。
  我写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
  手术完,回家后,刚开始,要一个礼拜去医院拿两次药,都是我去,我姐没在帮忙了。时间长了,我也不满,有次,我爸我哥我嫂子和我在一起吃饭,我就说,哥你也要去拿药,我嫂子当场说我哥要上班呢那有时间拿药。我说,周六啊,难道周六没休息,我都周三和周六去拿的。嫂子不说话了,我哥也不说话,我爸也不说话,四个人沉默的吃完饭,我哥和嫂子走了。可是我爸呢,太让我寒心了,哥嫂子走了后,我爸在房间对我说,你以后别再说这种话了。 我爸爸后来住院几次,全是我去,有次,我很兴奋的听到隔壁病人问我爸爸:你老是提你那大儿子,怎么住院这么久,没一次见过他来看你,我爸说他工作忙。
  照顾我爸几年后,我又想去工作了,先自学电脑,结果经常被姐夫,家人骂,说我不去工作天天只知道玩电脑,可我真去工作了,父亲住院家人都叫我请假,那几年,换了好几个工作都做不下去,谁要一个老请假的职员,而且每次请假还那么久。
  我也是个人啊,我也有感觉的,全家人这么偏心的折腾我,我能好心情?我还能好好面对生活?
  我哥不但不孝顺,还做人恶劣。他结婚那天,老家风俗,要给老婆的奶奶一块很大的猪肉。结果那天我奶奶去买,整块的没有了,只好买两块凑够那斤数。送去后,对方给脸色了。我哥呢,直接回家,那天我奶奶坐在客厅,他猛打奶奶的头,我奶奶大声喊叫,外面卖菜的好几个赶紧跑我家窗户看,我爸呢,醒着的,只问了句,志东(我哥的名字)你在做什么,问了后我哥没回音,我爸都不敢从房间出去阻止,他那个房间的门,当时是开着的,看过去视线正好可以看到我哥打我奶奶。而我呢,在睡觉,我醒了后,我哥已经龙利得IPO六问:旧病未除又添新伤 被疑“利益输送”最要命走了,我奶奶还在哭还在骂我爸。这就是亲生儿子和亲生孙子,真是讽刺。我为这个家做了那么多,付出那么多,甚至耽误了我一生,我又得到什么。
  后来看奶奶头皮,被打得全是紫青,可以试想下,一个200斤左右的胖子,殴打一个90多的老人,是什么画面。
  我妈妈已经够可怜了,我爸爸外面找小三,我奶奶虐待她,我妈妈的病是因为嫁了这个男人。我爸爸手术后,我哥很莫名其妙的又打了我妈妈两次,都是打后背心,我妈妈那么大年纪了,还被一个大男人的拳头用力打后背心,那两次都好几天下不了床,我爸问我妈怎么了,我妈才很胆怯的小声的说被志东打了。我爸爸两次都跑来跟我抱怨,说志东那人怎么这样,把我妈妈打这么狠。我沉默,因为我觉得,这个话不该跟我说,该跟我哥说去,该问白生了白养了只禽兽吗?
  我还不如死了,我爸爸对当年的很多事情都不承认了。印象深的一次是,深夜里,很安静,我听到奶奶对爸爸说,该让我去上班赚钱了,我爸爸回答奶奶说,在过一年吧,在拿一年药。
  我本来就自闭,而且得到家人这样“特殊对待”,我当时已经接近废人了,后来,很努力的我又去上班,换了几家公司,可我爸爸奶奶二姐(之前说的全是二姐,还有个大姐)一遇到我爸爸需要住院,就叫我请假去照顾,他们以为公司是我开的吗,想请假就请假,请假那么多天那么多次,老板没意见?那么多年,从没叫我哥请假过一天,连周末都不需要为家里做一点点事情,只知道潇洒。
  这些,就家人知道,邻居,亲戚,我的同学朋友,只有一个朋友看在眼里,过了20多年,那朋友如今告诉我,我那几年确实过得很辛苦。当年,我出个门,发现几年没上班,亲戚,邻居,同学朋友全看不起我,藐视我,我能说什么,我能说我爸爸得了尿毒症,我去照顾了几年吗,我那些年被那么对待,都没反抗过,都没对父母姐姐奶奶说过什么。记忆最深的是一次,我在上班了,有天中午去一个同学亲戚店里找朋友(那老板雇佣的职工)坐了会,到时间了,我就跟朋友说我要去上班了,结果那同学在,听我这么说,竟然很大声的说,那人还会上班。
  有次,父亲的干儿子和老婆来家里,我奶奶就叫他给我介绍工作,那男人很鄙视的直接说,他能做什么呢,介绍不了。我很尴尬的对奶奶说,别说了,我自己找工作。那干儿子的老婆都老公说,别说了,先答应了(意思就是答应反正他们不帮忙找也可以啊)当年那干儿子的弟弟没工作,是我爸爸帮忙介绍的。
  这样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可所谓的亲人却没一个看在眼里,即使看到也无视无所谓吧。
  我有2个姑妈,小姑妈以前和我关系不错,她每次回家,我对她不错,有次她和姑父回来,是我骑摩托车载他们出去玩。后来我高中了,每次小姑妈回来,都是我做饭。连我小姑妈前几年也自己对我说,以前我对她不错。
  当年,我爸爸手术完,我克服了自己的心里,又去上班了几年,但还是很压抑,有次姑妈回家。我忍不住了只说:我爸爸很不公平,有次我帮爸爸拿药,结果回家下车下雨了,我就电话给我爸说下雨了,能不能叫人给我带把雨伞(舍不得坐载客的,怕花钱),我爸爸只说了句自己回来就挂断电话了。可我哥呢,有次大雨,他去单位,结果没带钥匙,电话给我爸,我爸屁颠屁颠的赶紧冒着大雨拿钥匙去给我哥。 还把我哥说要让我爸死在医院的那事情说了。
  我姑妈姑父听我这么说,果然和我父亲是姐弟,跟我说,以后别再说这种话了。
  我实在很贱,过了阵,又电话跟小姑妈抱怨了几句,结果2次后,小姑妈对我说,我堂哥的事情让她很烦了,叫我不要再说了,她没心情听。过后还电话跟我父母家人说我电话过去抱怨了,我姐问我我才知道的。
  过了十年左右吧,我才又给她一次电话,又抱怨,其实应该说是倾诉吧,可小姑妈不怎么相信我说的话,还给我解来了 ,意思是我不孝顺,我怎么可以对父母这样(我到底做什么了)全封信,全是叫我要孝顺。我也给大姑妈打电话了,我说我想死,我大姑妈说,如果你只想说这句,以后别打电话了,然后一直安慰我。当年,大姑妈的干女儿去医院看我爸时候老遇到过我,有次很莫名其妙的对我说,你哥呢,那么胖从来没看过在医院照顾你爸,你那么瘦(当年在医院护士给我量过体重,对我爸说,你儿子怎么那么瘦)却天天在。多年后,有次那表姐又遇到我哥,对我哥很直接的说,要为家里多做点事。所以我大姑妈对我的事情应该是知道一点的。
  直到几年,有次接了小姑父的电话,叫我加微信,就加了,加了后也没怎么说话,后来,我有晚上失眠,又犯贱,抱怨了几句,过了阵,再犯贱,又抱怨次,其实也没说几句一共,可对方没回一个表情一句话了。但是我知道我小姑妈姑父他们看到的,因为那两次抱怨,我姐总是早上很早来家里,对我说,昨天晚上失眠了?心情不好了? 这么明显的事情,我又不是傻子。
  接着,过了快四个月,我又再次犯贱,发现对方微信把我拉黑了。
  有次,小姑妈回家,带孙女了,不小心孙女被车撞倒了,住院,我奶奶当天就很不客气的对我说,你去医院照顾。我很气,对我奶奶,我嫂子也在,我说,你别当我好欺负,什么都叫我做,志东不孝顺,我也不孝顺。 过后我还是去了。
  这就是亲人,比陌生人还不如。就算我在路边讨饭,陌生人看到了,可能还会给我投个一块钱的。
  有次我去街道居委会对哪里的人说,我家人虐待我,能不能帮助我。那办事处的人,叫来了协调员。我刚开始也不知道对她怎么说,她就说,过几天,去我家,当我爸爸面一起说吧。我说好。
  过几天,她们来了2个人,于是叫了我爸爸,四个人坐客厅,一起说了。我爸爸整个过程只知道流泪。感觉得到,2个协调员很同情我,最后当我爸爸面,问我,你有什么要求提吧。我说,我爸儿子有两个,别只叫我一个人做事情。还有,让我在外面可以做人,别什么都帮我哥包庇,却什么苦果都让我尝。
  协调员又叫我,有心情就多出去外面走走。我说,我出门,亲戚,同学,邻居全瞧不起我,我敢出门吗?
  后来,我姐说协调员对她说,让我爸爸去申请解困房,让我自己一个人住,要是在住家里,这样会疯的。还说我哥连奶奶妈妈也打,真的是太禽兽了。 过后,我爸说我怎么乱说,那些事情都没发生过,那些话他也没说过。可他还是承认了一点,就是手术后那几年,他在家天天威胁我和我妈一句话都是心惊胆战的一天,多许游资或被套,战况激烈!:我死了,你们两个别想过好日子了(这叫好日子,那别人那叫什么,连天堂称呼都配不上了),等着瞧。
  现在的我,活得跟废人没两样,活得很模糊,活得没一点自我,活得只剩抱怨了。几年前,是4年前还是几年前,我也模糊了,有次,晚上失眠,我故意用拳头击破窗户玻璃,让自己手流血,然后用血在墙壁上写字。还忍不住,拿家里的油漆在门口旁边的楼梯墙壁上写字,不管是血还是油漆,都是写跟我哥有关的。
  那几年,我已经放弃了自己,没去上班了,天天在家,有2年,不洗澡,什么也不做,住住在一个10平方不到的小房间里,靠一台电脑。所以非常脏,非常恶心,连自己都讨厌,不过一个连死的心都有了,还有什么会在乎,只所以不死,只是想看我哥得到报应而已。不甘心,就三个字。
  结果,没过几天,我姐和一个警察2个协警这行者与八戒、沙僧,对师父唱了个喏,随后众官都至,只见那上面有四张素桌面,都是吃一看十的筵席;前面有一张荤桌面,也是吃一看十的珍馐,把我带进车子里,把我带进一医院。我当时意识到不对了,但没想那么多,我当时求警察帮我忙,可以去我住的社区调查,了解下我经历了什么,再处理我。他们说好。过后怎么样,我不知道,反正石沉大海了。
  住院第一天晚上,有个医生跑去找我说话,问我知道我自己在什么地方吗,我当时很迷糊,说在老家医院吗,他说什么我忘了,意思是我怎么这么认为,不是的。过后,有几个护士对我不错,但全问我为什么住院,为什么来的时候全身那么脏,我只说,我哥不孝顺,我家人对待2个儿子这件事情不公平,我反抗了,就被抓来了。问我为什么那么脏,我都没回答,身边一个病人替我回答了,人都不想活了,还在乎脏不脏的。
  当时我那主治医生,其实很少找我谈话,有次,我跟她抱怨我哥我家人怎么样,她却回答我,你姐姐说过的,那些事情过去那么久了都(难道过去了,就可以当做没发生吗)我又想说什么,她直接回我,她还很多病人很忙,走了。后来转换科室,到一个很省钱的科室,去了那医生第一天就找我谈,我说,该让我爸爸和我哥来住这里看看。结果过了很久,我快出院了,那医生说,你当初说那么狠的话,还说自己没病。我说我说什么了,他说我当初说应该让我爸和我哥来这住几天,这么狠,还说自己没病?
  各位看官,我说错了吗?难道不该让我爸和我哥这么冷血的人住精神病院?
  当我要出院的时候,医生,我姐问我有什么要求,我说我心死了,只要求以后我爸爸生病有事情什么了,别在找我。我姐说好。
  吃了那么多年药,我姐姐总说,要吃药,心情才不会郁闷。真搞笑,谁一辈子这样的经历心情还会好得起来?
  出院后,我爸爸良心发现,一个月给我800零花,我都存起来了。之前照顾那十几年,我在辛苦,在累,也就我奶奶给我吃快餐的钱,零花啊,一分钱都别想。
  我住院刚开始2个月,瘦了50斤左右,印象最深的一个可爱的护士老问我,你怎么减肥的,我照常吃照常睡,我也不知道我怎么瘦下来的,应该是因为两个字吧,绝望。
  我真的疯了吗?我最多也就忧郁症。
  王志东殴打老人,不孝顺,没被抓去精神病院,我只是要求父亲做人公平点,就被抓去关了半年多,我心情能好?
  20多年,面对这么多,我心情能好?
  前几年,我小姑妈又回来了,见了我,没问我过得好不好,只说我胖了,然后没对我说什么了。我哥单位有车,载小姑妈玩了,我小姑妈对我哥态度非常好,她也知道我哥打过我奶奶的(结果一个孝顺的姑妈,却这种态度)。
  几年前,有次,我爸爸去市区住院,据说我哥去看了。过了几天,我嫂子突来来家里,我爸爸陪她说话,我在房间里默默听着,当听到她说她晕车所以没去看我爸爸时。我忍不住了,我冲出房间面,当她和我爸面说,要是我当年也在乎晕车,爸你早死在医院里了。嫂子一张臭脸,跟我爸说她要走了。好虚伪的女人。嫂子是个没工作不认识字的女人,有次我大姐说看到她不认识字还要看故事会,不知道装给谁看,结果我大姐靠过去一看,嫂子书拿反了,字是上下反的,她好厉害,看书看反字。我嫂子结婚和生侄女后,很长时间在家吃饭的,都是我煮饭的,她有了女儿后,中午吃饭,时常是我抱着侄女给她吃饭。
  我哥哥工作后,一个月给我200还是300的零花(我爸爸生病后还在给,但没给多久没再给了,我哥哥老是很嚣张的说,我给你那么多钱,你该为我做些什么,还捏我脖子说以后别跟他争夺家产,怎么不想想,要是让当年,我也不去照顾,请人照顾,一个月要好几千呢,即使我和他一人出一半,也要几千,2,3百算什么),我也记不清楚了,过去20多年了。所以当年,满感激,所以才会那么傻,做了那么多年免费劳工一句话也没有。后来一起买了电脑,我出了三分之一钱,我哥出三分之二。电脑放我哥哪里的,我天天过去玩。后来我哥搬新房子了,嫂子开始给脸色看。电脑在一个很热的房间,有天我忍不住,去嫂子房间拿了电风扇,结果她回来,看到风扇,直接拿走,然后说难听的话,还给脸色。去没多久,嫂子老跟奶奶打小报告,其实有什么,不会直接对我说吗,还跟我奶奶说,然后我奶奶骂我。后来她忍不住了,有次下大雨,我去钥匙开门,发现她里面反锁了,我一直敲门,很使劲敲得大哭,太委屈了,敲得邻居有意见出来说我,我还是坚持敲,嫂子出来了,靠门就对我说,叫你爸管好你哥,我哭着回了句,你们结婚了,管我爸屁事,即使离婚了也就那样。她进房间不说了。我就去摸下了电脑,走了。回家后,我跟父亲姐姐说了,父亲一句屁话也没,姐姐说,电脑搬回家吧,以后不用去了。第2天姐姐和我去搬了。没两天,哥来家里拿走了他家的钥匙。
  当年,我大姐对我说过一句话的,说,你还是去工作,赚钱和志东一起出钱请人去照顾爸爸了,要不然你以后会后悔的。大姐果然是成熟的人,果然被她说中了。
  当年我一直无怨无悔,如今,我只是不甘心,想看到志东的报应。
  说真的,我不怪谁了,做出这一切,是我自己做的,虽然当年亲人给的压力很大但是也做了。
  还太多太多的事,不想写了,就是那么简单一件事情。说多了,你们看烦了,我也在一次撕开我的伤口,再一次痛。
  我再想,我发了这个,我家人会不会在叫警察把我抓进岳口精神病院让我再一次得到教训呢?
  故事就说到这吧,我写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这个家,这些亲人,说多冷酷就有多冷酷。
  我为了父亲用尽了我全部的青春,只得到一身伤,家人从没想过给王志东买了房子也得给我买。
  我没老婆,没工作,没房子,什么都没有,活得好累,我不知道自己能支撑到什么时候。
  我母亲,没食欲已经3,4年了,我从一开始,就叫家人和父亲赶紧送母亲去医院检查,可他们一直拖到过了3,4年的前天,母亲实在吃不下东西了,只能喝水,而且全身虚弱不能走路,2021年3月29号,才送母亲去住院,结果才过一天,今天病情恶化了,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叫我们赶紧出院,要不然等下死在医院里,不过家人打算,明天在输液一天看看。
  现在的我,哭了好几次,心情很不好。
  我一直不明白,我和母亲,到底上辈子做错了,这辈子遇到这样的亲人,这样的坑货。
  今天,王志东夫妻,不知道是不是怕我举报他,去医院假惺惺的照顾我母亲了。
  之前王志东夫妻十几年没进家门,对父母不闻不问,也没交过一分钱,我父亲十几年没见过亲孙女了,突然来孝顺了,真可怕。
  他们只照顾了这么会,我却为了父母付出了我全部的青春和人生。
  2019年的时候,我威胁我哥,说不来孝顺就举报他,结果他说每个月要交1000,说好的第一个月又不情愿没交,第二个月后,我二姐每个月去跟他拿,才算交了,但还是不进家门,对父母无视。
  家人还特别会找理由,说是我不让王志东夫妻回家,他们才不敢回家的,我有这么傻?不让他们回家,父母只靠我一个人孝顺?
  他作为大儿子,有固定工作,还是一个党员,孝顺父母对他来说,不是应该的吗?
  可王志东怎么做的,我什么都没有,我只有付出我的青春和人生。
  这样的家庭,有这样的父母,王志东却活得比任何人都逍遥。
  其实,我有很多机会可以举报王志东的,当年如果他殴打奶奶母亲的时候,我报警会怎么样?有次,王志东工作不顺,从他言语中,我得知他的竞争对手,是我一个高中同学的男朋友,如果我去同学家泡茶,把王志东不孝的事情说了,会怎么样?如果当年我不心软,把这些事情发到网络上,让所有的人知道,会怎么样?
  我越是心软,王志东越加嚣张。
  既然家人不教育王志东,就让这个社会教他怎么做人吧。
  写到这吧,我已经泣不成声,母亲这辈子好苦。
  我以后一定好好爱惜自己,不过,真的好难,我不知道怎么去改变,我怕我已经老了,43岁了,我的思维逻辑,我的性格,我的忧郁,已经定型了。
  真的活得好累,我好担心,我支撑不下去了。
  以后该怎么就怎么把。
  最后还是那句,我说的只是冰山一角,没必要说太多,其实也已经说很多了,但足够了。
  我是厦门同安人,叫王志峰。我哥王志东,厦门同安农村信用社的职工。住同安西池小区。

  2021年3月30日
  王志峰       ”悟空道:“真个没有,就和你试试此铁!”龙王慌了道:“上仙,切莫动手!切莫动手!待我看舍弟处可有,当送一副。职业之路实盘第66个交易日-收盘分析:狙击手准备,子弹上膛。”鸳鸯才将那小包儿搁在桌上,同惜春坐下。彩屏倒了一锺茶来。惜春笑问道:“你写不写?"鸳鸯道:“姑娘又说笑话了。那几年还好,这三四年来姑娘见我还拿了拿笔儿么。"惜春道:“这却是有功德的。等待我的买点……。光伏概念,央企国资改革。周五的大涨是对假期行情的补涨兑现。因见风,化作一个石猴,五官俱备,四肢皆全。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84

积分

0

好友

4

主题

注册会员

Rank: 2

发表于 2021-3-31 11:37:36
真是太过份了。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